首页 惊杀局-第五章 比死更冷_惊杀局
关灯
护眼
字体:

惊杀局-第五章 比死更冷_惊杀局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八月十七,血雨门掌门大会。

血雨门人材辈出,再加上京师全力扶持,这几年已隐然成为江湖之首,江湖黑白各道成名不成名的人物都来拜贺,一时血雨门大厅间无比热闹,甚至许多经年不出山的前辈名宿也来一现风采。

 

万古愁漫不经心地各方应酬着,一双精光四射的双眸却在人群中到处搜寻,他在等待胡狂歌的出现。

 

“大师兄,你好!”胡狂歌从人群中一闪而出,对着万古愁合掌施礼。

万古愁面带微笑,回礼道,“二师弟,事隔八年,我们终于又见面了!”

胡狂歌长叹,“也许还是不见的好。”

万古愁一哂,“今日是血雨门值得纪念的一天,也许我们兄弟也应该一笑泯恩仇吧!”

“不错,今天是师父的忌日,也是血雨门选掌门的大日子。我既然叫你大师兄,你称我二师弟,想来我胡狂歌浪迹天涯八年,今天起就要重归血雨门了。”

“好,你可也要争血雨掌门吗?”

“不错,血雨门规只认强者不认长者,今天只好得罪大师兄了!”

 

来宾均是一阵鼓噪,“狂歌浪子”与“古愁神剑”分别被誉为血雨门不世出的二大高手,今日却要一决胜负。当下怕事者闪开好事者围观,给二人在厅外腾出一块空地。

万古愁抽剑指天,“血雨门能有今日之盛,从来都是靠实力。今日之事只是血雨门自己的事,请好事者勿多加插手。”

当下自有血雨门内长老来宾德高望众者一一证实,众人凝神屏气,只待这一场好戏上台。

 

胡狂歌端起厅边一杯酒,“不管胜负如何,我先敬大师兄一杯,今日是生是死都视你为大师兄。”

万古愁亦端起一杯酒,含笑点头。

 

“且慢!先请放下酒杯!”方念儿一身劲装,英气勃发,袅袅然走出来。

二人依言放杯,方念儿续道,“不若你二人互换酒杯,往日旧怨就此一笔勾消。”

 

众人都是老江湖,自然知道换杯的意义,尤其万古愁出身京师御医世家,对用药一道天下闻名,“灌愁水”更是化人内力于无形中,谁能肯定他没有先在酒中下了手脚。如此互换酒杯,二人当面相对,再厉害的高手也不可能当着对手与这么多的眼光中不知不觉中下毒,面对此举,自是纷纷赞同。

 

胡狂歌心中暗笑,他刚才一拿起杯子,便已在自家的酒杯中动了手脚,那是方念儿引用“灌愁水”再加上几种其他药物混合的一种毒,名为“依依不舍”,虽是少了灌愁水的霸道,不能立时发作,却是无色无味,让人绝难察觉。这便是方念儿让他不损毫发而杀了万古愁的计划,今日的他只要能抵挡住万古愁半个时辰,万古愁毒一发作,便会在这一场决斗中死在自己的手中……

 

胡狂歌与万古愁面隔五尺,擒杯在手,都知道对方酒一落喉便是出手的时机……

“请!”

二人举杯一饮而尽。

酒干,杯碎,风起,人动,狂歌刀与古愁剑已然出鞘!!!

 

烫喉的酒才一下肚,突然便化为一丝诡异的寒气,像是要抽空他身体最后一点温度……

一切一切都是那么那么的熟悉……

 

直到狂歌刀与古愁剑相交第四下,胡狂歌这才知道事件的真相。不错,在这么多人面前给对方下毒困难,但给自己下毒竟然是如此的容易……

他已没有机会后悔,没有机会呼喊,没有机会惊讶,没有机会说出真相,就在丹田隐隐发痛的时候,古愁剑已直没入他的小腹……

 

酒入愁肠,化为相思泪!

好一杯“灌愁水”!!!

 

胡狂歌躺在地上,没有人再多看他一眼。

他疲倦地闭上眼睛,听着周围的人向万古愁喋喋不休的恭维,感觉到生命正一点点离自己而去。

 

一个熟悉的脚步走近了他,一种熟悉的香味靠近了他……

他知道是方念儿,他努力睁开眼,再看看这个让自己充满壮志豪情却又终陷入沉沦的女子,呢喃的话语顺着鲜红的血从喉中缓缓蹙出,合着满腹的怨怼,“念儿,你从没有爱过我吧!也许,你也从来没有在意过我的一腔深情……”

 

“不,你错了。我曾经真的爱过你,但这几年流落江湖的生活,你已被消磨的不是你了,”方念儿还是笑得那么好看,“你说我会嫁给一个无名无望什么也没有只有一腔真情的……废物吗?”

 

胡狂歌心中深深深深地叹了一声,被一种由破裂的胸腹间传来的心痛慑住了自己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他才知道这种心痛是如此的寒冷,甚至比死亡……更冷!